yzc999亚洲城手机版 >国际 >脏乱差的新加坡?60年前这就是事实! >

脏乱差的新加坡?60年前这就是事实!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新加坡这个出了名的花园国家似乎很难和脏乱差这三个字挂钩。

但这还真就是历史上的事实。上世纪中叶,这个国家在李光耀的带领下,找到了发展经济的良方,但难免走上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因工业过度扩张、人民环保意识薄弱,这里曾经是欧美人和日本人避之不及的脏乱差之城。

曾经也是一团凌乱

从严重污染、市容埋汰到环境优美、人文雅致,这些年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改变?

小龙崛起代价大

新加坡的崛起要倒推回1965年。
那一年,试图并入马来西亚的新加坡因华人和马来人之间的矛盾,被马来西亚踢出,只得自立门户,另寻生路。

南有印尼,北有马来,中间小小的新加坡

夹缝求生是第一需求

一穷二白要脱贫,修路盖厂肯定行。依靠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制造成本,以及马六甲海峡的交通枢纽位置,新加坡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代工订单,成为了上世纪中叶亚洲重要的工业中心。

即使你就在贸易路线上

也未必就能发展起来

人和制度的是重要因素

工业创收来钱是比较快,但也要付出不少代价。新加坡当年的产业集中在纺织品、玩具、木制品等低端代工制造业,技术含量不高,原料消耗倒是很大。新加坡政府不得不引进了石油炼化作为原料,还从隔壁马来西亚找了不少车队跑运输。

新加坡武公岛石油炼化基地

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新加坡空气里都弥漫着塑料制品和柴油的呛人气味,路边的树木上都蒙着一层厚厚的油垢。

这还没完,老百姓也不知道什么是卫生,在市郊的贫民窟和集市里随地扔垃圾、吐痰、大小便……污染简直是防不胜防。

其实已经有所改善了..

不管是不行了,1968年李光耀从美国波士顿回来之后,学习西方先进经验,要求所有车辆必须两年检查一次减排措施,不合格者课以重税,当即淘汰了一批马来西亚的货车。到了今年,新加坡对车辆的环保标准已经升级到了欧盟标准,越来越严格了。

亲手示范…

另外产业升级也势在必行。来自日本的石油炼化产业本来是新加坡最爱的投资项目,但从60年代末开始李光耀逐渐拒绝了这些项目。国内企业也受命开发附加值更高、污染较轻的新产品。这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副产品:新加坡企业赶上了电子产品的热潮,在亚洲其他三小龙衰退时仍然保持了强劲的增长。

一船又一船,运向世界各地

当然除了宏观产业上的变迁,国民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

民间环保用重典

而在民间,为了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新加坡政府则出台了一系列看上去不近人情的严刑峻法,要求人们保护环境。

最广为人知的举措就是鞭刑,这是一种南洋国家常见的刑罚,在新加坡也有很多适应罪行。1966年,新加坡《破坏公物法》生效,在公私物品上涂鸦、喷漆、刻印的罪犯,会被判罚接受至少3下鞭刑。

先拿假人练手

打出血为止

这道法律可不是只针对自己的国民,对外国来客,只要违法,一概同罪。

1994年,美国人麦克·菲(Michael Fay)在新加坡涂画了车辆,被判鞭刑。克林顿出面求情无果,新加坡仍然对他处以鞭刑,只是少打了两下。2010年,一名瑞士人也因相同的罪名被判鞭刑。最惨的是2015年的两名德国年轻人,顶风作案,在新加坡地铁上涂画。人都逃到马来西亚了,还是被新加坡警方抓获,鞭子伺候。

感觉颜面尽失

所以干脆把脸挡住了

吃鞭子有多爽呢?

根据新加坡的行刑规定,人高马大的鞭刑官要用全身的力气旋转着抽犯人的屁股,最低时速160公里,作用力至少90公斤。

疼。

峻法当然会有争议,但事实是新加坡街头再也难见损毁市容的不环保行为。

经过高峰之后,现在也逐渐减少了

其实相关的法律还远不止此,2014年,《环境公共卫生(修正)法案》出台,对乱丢垃圾者采用累进罚款,初次被控者最高罚款2000新币;第二次被控者最高罚款4000新币;第三次或以上被控者的最高罚款1万新币(折合人民币5万元)。

积极的市民

为了保证地铁里不产生垃圾,新加坡还严令禁止在地铁车厢里吃喝。见一次罚一次,数额为500新币(2500人民币),举报的人还能拿到50新币的奖励。

让你再在车厢里吃包子还打嗝,生怕别人闻不到?

可别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国家监管不到。新加坡国家环境局(NEA)是一个在新加坡社会无处不在的部门,常有便衣在人流密集处巡视。全局稽查员每月要在街上巡查3.5万小时,监督所有国民和访客遵守环保法令。

已然干净很多

除了罚款以外,被抓住乱丢垃圾的人还会被处以一种极具象征意义的惩罚:穿上写有“劳动改造”字样的衣服,在监督下扫大街,清理别人留下的垃圾……

而经过多年宣传,新加坡市民已经对保护环境有了强烈的责任感,不仅会把乱扔垃圾的人称为“垃圾虫”,还会当街指责这些人,或在事后进行举报。

背上写的字在其他人看来

等于“垃圾虫”

比如在新加坡义顺地区,就有150名义工专门从事发动市民举报乱丢垃圾者的工作,他们会详细记录嫌疑犯乱丢垃圾的时间、地点、确切的违法行为等。当地议员还向选民宣讲了环境局的政策,如果无法上网举报,环境局甚至可以安排人员登门拜访。
在新加坡的华人论坛上,也经常能看到游客抱怨自己只是随手扔了个烟头就被环境局重重罚款,甚至影响下次签证的帖子。能发出罚单,说明环境局已经从民间获得了确凿的证据,帖子下面的回复也一般就是让楼主好好认罪,依法交罚款,不要侥幸。

不然这城市环境是怎么来的

可以说,新加坡人是对乱扔垃圾者最“刚”的国民。

中国年轻人也要“刚”起来

在中国,向往新加坡大环境的城市年轻人也不少。现在不少中国人也已经能够做到洁身自好,把垃圾保存在身边,遇到合适的垃圾桶再投入,减少了很多环卫工人的劳动量。社会舆论对这样有素质的居民也会报以溢美之词。

然后的问题就是

进了垃圾车还分不分类

但另一方面,当面对随意丢弃垃圾的市民时,我们的态度就变得没有那么强硬了。见到身边乱扔垃圾的市民时,我们往往选择视而不见,很少有人会主动指出他们的过失。
而相关的环保立法也没有跟上,中国大多数城市对乱扔垃圾、随地吐痰者的惩罚仅仅是象征意义上的,很难彻底杜绝这种令人作呕的现象,当年轻人想要上前劝说的时候,事情也无从说起。无论是在外界的观察中,还是我们扪心自问时,中国年轻人在环保方面都算是比较“怂”的,但求自己无过,而很难约束他人。

虽然仍然很严重,但也在进步

长此以往,中国的城市生活空间环境治理很难有长足的进步。要做出更多改变,需要朝野共同努力,从国家层面加强立法和执法,从民众层面则要更勇敢地对不良现象说“不”。中国的年轻人,当然可以承担起更多管理市容的主人翁责任,面对不文明行为主动站出来发声,由己及人,让垃圾妥妥丢进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