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999亚洲城手机版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江泽明在住家附近发现可疑人物欲跟踪查看,却遭匪徒踢下摩托受伤。
江泽明在住家附近发现可疑人物欲跟踪查看,却遭匪徒踢下摩托受伤。
洪翠云(左2)移交日用品予江泽明(左3),由陈丽凌等人陪同。
洪翠云(左2)移交日用品予江泽明(左3),由陈丽凌等人陪同。
武拉必唯一一所警察局荒废30年,如今只沦为杂草丛生的废置建筑物。
武拉必唯一一所警察局荒废30年,如今只沦为杂草丛生的废置建筑物。

(大山脚9日讯)过往平静的武拉必新村不再安宁,匪徒攻击村民抢劫、持械潜入民宅偷窃等等,猖狂行径导致受害村民血流满脸,入院挨针。

提高警惕却成为匪徒抢劫目标!装修工人放慢车速跟踪查看可疑摩托,却遭猖狂匪徒踢下摩托而昏倒,继而抢走口袋里的现金。

38岁的装修工人江泽明是在去年12月27日晚上11时,骑摩托准备返回武拉必新村住家时,在村内的Balai路看见另一辆飞速行驶的摩托车,遂放慢本身的速度以查看对方是谁。

“武拉必新村的居民都不会在村内高速驾驶,所以这辆摩托开得那么快,我就决定放慢速度要看下他们是谁,怎么知道他们一脚就踢倒我。”

他说,倒地后当下便昏倒失去意识,随后留院治疗了8天,眼角及脸部缝了数针,手部也因为摔倒出现皮外伤。

- Advertisement -

根据医生的说法,其后颈椎曾经遭人用力敲打导致昏迷。

他表示,其口袋里原有逾200令吉,惟事发后只剩下20令吉,相信是匪徒趁他昏迷时抢走。

村民黄先生:住家逾万现款被偷

村民黄先生表示,一名持刀的匪徒在去年平安夜凌晨,就不知如何潜入其住家内,导致家中逾万令吉现款被偷走,不过报警至今警方却没有展开任何调查行动,令他感到灰心。

“当时清晨5时我儿子在厨房泡咖啡,突然听见外面有声音前往查看,突然见到一个拿着长刀的黑人影逃出门外,我拿起椅子想要追出去时匪徒已不见踪影。”他说,事发后曾联系治安队到附近追踪,但却一无所获。

他说,当晚另有两户住家也遭盗窃,本身较后有前往警局投报,不过当值警员却告知当时没有警官值班报案书无法签名,时候更拖延至今也没有警员上门拍照调查。

另一村民余亚春(64岁)则说,匪徒如果无法进入屋内,就会将屋外的鞋子偷走,其家中鞋子被偷的情况就发生过3次,甚至连煤气桶也不放过。

他表示,除了鞋子和煤气桶,就连停在家门前的轿车也曾被敲破车镜,盗走车内的手提电脑。

年关近劫案频 洪翠云冀警方加紧巡逻

武拉必新村村长洪翠云说,匪徒并没有特定干案时间和地点,但却很熟悉目标人物在家的时间,很多居民都是外出回家后才发现家中进贼。

她表示,如今年关将近,更希望警方能关注武拉必的居民加紧巡逻,保障居民的安全,特别是村内许多老年人清晨外出买菜,以及独自载孩子上课的妇女,安危更是受到威胁。

她说,其80岁的姑姑在两个月前就曾遭遇假问路,真抢钱的劫案,两名假借问路名义的马来人,在姑姑毫无防备下抢走了其身上的财物。

她指出,当地从去年12月中开始至今,发生了不少于5宗劫案,包括住家被爆窃、攫夺案、偷鞋、煤气桶等,事发时间包括白天和黑夜,居民实在防不胜防,其他地方如武拉必英达花园、督额隆甘榜等近期也频传劫案。

她表示,当地过去治安不错,但近来鲜少有警方巡逻,居民住家便接二连三传出劫案,遭殃的大部分为华裔居民,如今村民能做的也只是要求自愿巡逻队在夜间巡逻,但人手确实在有限。

警局荒废近30年

Jalan Balai只有废置30年的Balai没警察,武拉必新村1个月5宗劫案,治安亮红灯居民被抢到怕!

根据居民的说法,武拉必原有唯一一所警局,就设立在新村路口,惟已停止运作将近30年,只成了一所杂草丛生废置的建筑物。

- Advertisement -

陈丽凌促警设雨伞行动

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助理陈丽凌表示,居民在Balai路遇劫实在非常讽刺,促请警方加强巡逻或增设雨伞行动,让村民可以安心。

她说,王国慧州议员已有向警方反映事件,希望警方能尽快加派人手到当地巡逻,惟至今却没有下文。洪翠云也代表王国慧州议员移交300令吉及日用品,向遇劫的江泽明表达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