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999亚洲城手机版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没欠电话钱,却被电话公司追债,投诉人向苏家斌求助,右起黄品基、马来池、苏家斌、郭国文、黄春福、王家兴。
没欠电话钱,却被电话公司追债,投诉人向苏家斌求助,右起黄品基、马来池、苏家斌、郭国文、黄春福、王家兴。

(太平13日讯)没欠电话钱,却被电话公司追债,还向事主发出律师信。

这3名事主即郭国文(40岁,小贩)、马来池(50岁,小贩)及黄春福(42岁,装修员)今日向民政党霹雳州代主席苏家斌求助。苏家斌在记者会时表示,基于该3名事主已据情向警方报案,因此,他将向消费者仲裁庭反映3名投诉人的情况,以讨回公道,避免无辜被列入黑名单。

郭国文说,他多次接获来自电话公司的电话,催他清还所欠下644令吉85仙电话费。“这令我感到莫明奇妙,因为本身并没有使用智能手机,至今仍使用旧式手机,试问如何欠下巨款? ”

他举例,今年4月14日首次接获一家电话公司追债,虽然已向对方表明不曾使用该公司注册的电话号码,对方却指注册名字是属于其名下。“名字是我的,但注册地址却出现在在吉打,令我感到很奇怪。”

他表示,之后有到太平一广场其电话公司查询,但对方却不给检查任何文件,表示只可到槟城及吉隆坡查询。“这一两天,又接获该电话公司一位名叫大卫的人来电,指如果不付电话费,上到法庭将要加付800令吉。”

- Advertisement -

接律师信吃一惊

另一名事主马来池则说,在今年5月12日下午约4时接到一封吉隆坡律师信,指欠电话费1162令吉63仙,令他大吃一惊。他表示本身并没有采用有关公司注册的电话号码,所以向苏家斌投诉。

- Advertisement -

黄春福,在8月16日下午约3时接到一封来自吉隆坡的律师信,指欠下电话费320令吉70仙

苏家斌补充 ,一些电讯公司采用先进仪器扫描姆指,确认用户身份证号码与姆指吻合,更重要的是开户口必须经过总公司的审核,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陪同者有黄品基及王家兴市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