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999亚洲城手机版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 网民“Master Gou Gou”在脸书上载照片,表示狗儿在垃圾堆中生活,并没得到妥善照顾
    。(网络照片)

  • 网民“Master Gou Gou”在脸书上载照片,表示狗儿在垃圾堆中生活,并没得到妥善照顾
    。(网络照片)

  • 瘦弱印裔妇女疑被姐姐囚禁。(网络照片)

  • 屋内同样堆满垃圾。(截自网络视频)

  • 屋内同样堆满垃圾。(截自网络视频)

    - Advertisement -
  • 2间屋子虽皆有车辆停放,但看来似乎不常有人居住。

  • 2间屋子虽皆有车辆停放,但看来似乎不常有人居住。

  • 从屋外可见庭院和屋内对方许多杂物和垃圾。

  • 从屋外可见庭院和屋内对方许多杂物和垃圾。

  • 从屋外可见庭院和屋内对方许多杂物和垃圾。

  • 庭院只见2至3只狗儿。

  • 庭院只见2至3只狗儿。

  • 佐瑟芬。(网络照片)

  • 佐瑟芬隔门“澄清”:天气炎热,在屋内穿得少没问题。

报道:李诗琴

(新山11日讯)日前网络流传一个视频显示1名衣衫不整印裔妇女疑被姐姐与7至8只流浪狗囚禁在一间充满垃圾、粪便和恶臭屋子,人狗皆没得到妥善照顾。该名“姐姐”表示“天气炎热,在屋内衣服穿得少没有问题”,反指拍摄视频者私闯其住处,已向警方报案。

名为“ Master Gou Gou”脸书用户周四上午上载照片和一段视频,显示一间看似已遭废弃,满是垃圾和杂物双层排屋内,一名衣衫不整印裔妇女虚弱躺在地上,身边还有一只瘦弱狗儿。

该网民贴文说,他与几名朋友周三到红宝石花园2一间据说收留不少流浪狗屋子,希望可提供援助。岂料抵达地点后,闻到恶臭及看见遍地垃圾。由于他们听到屋内传来狗吠声,因此在尝试叫喊几声却无人回应后决定进屋查看。

他说,屋内有几只虚弱狗儿被铁链绑着,周围没有水和食物,取而代之是满满垃圾和粪便。之后,他们更在隔壁屋内见到一名印裔妇女躺在地上。他们较后虽招来医务人员,但医务人员以未得到亲人或监护人允许不得随意带走病患为由,只能为其做简单身体检查。

他也说,他们在询问邻居后,了解到屋主佐瑟芬是该名印裔妇女姐姐,之前曾以收留流浪狗名义向公众筹款。之后,他与友人趁佐瑟芬还没回来,先将5只狗儿载走以接受治疗,之后将想办法载走剩余10余只狗儿。

网民私闯住处   佐瑟芬报案

光华日报记者周六上午到该网民所述地点了解情况。在附近工作多年谢先生带记者到该地点时,发现网民所述挡在门口大垃圾箱已被移走,也没散发臭味。屋内满是杂物,院子则杂草丛生,满是垃圾,也只见到2及3只狗儿。

原在屋内二楼的佐瑟芬见记者与谢先生在门口交谈后,立即到门口与记者交谈。她说,她知道前几日有名为“Master Gou Gou”网民到其屋内拍摄视频并上载到脸书上,对此,她已到警局报案。

“他们没经过我允许就私闯住处,还把我狗儿载走,这些行为是非法的,我已于周四到警局报案。”

记者尚未提问关于视频中躺在地上印裔妇女,佐瑟芬即“澄清”说,近来天气炎热,在屋内穿得少没问题。不过,她没有回应该印裔妇女是否是其妹妹。

佐瑟芬说,该屋子屋主与她认识,但她否认该屋子是租来的,只说对方同意她将屋子作为动物收容所。不过,由于屋主已过世,她不能随便翻动别人东西,因此她只能等待屋主家属前来处理家中杂物。至于何时,她则不清楚。

她也说,新山市政局已于周五上午9时到该处了解情况。说完这些,佐瑟芬便匆匆上楼。之后,不论记者如何叫喊和狗儿如何吠,佐瑟芬都不愿下来。

狗吠声吵得无法入眠

46岁谢先生从事农业。他说,他在该屋子后面一间角头房屋当工人已有10余年,当时该名妇女已在该处居住,并一直以来都有养狗,甚至曾达100多只狗。不过,10余年来也没听闻有人针对狗儿扰民事件作出投诉,直到去年7月份有相关非政府组织趁该名印裔妇女不在时到屋内抓狗。

他说,他2至3天前曾看到几名身份不明男子驾2辆车来把一些狗儿载走,但不清楚对方是否是向该印裔妇女买狗,他也不便多问。

他也说,屋内狗儿很少出来,且他虽然在附近工作,但因为隔着一段距离,所以不受影响,也未曾向附近邻居谈及此事。

他还说,除这名印裔妇女外,他也曾见过另一名印裔妇女和一名印裔男子,但已1年多不见两人踪影。

妇女或有精神问题

住在佐瑟芬隔壁巫裔少年则说,他们一家搬到该处已有4至5年。以前隔壁不时传来狗吠声,甚至凌晨会被狗吠声吵得无法入眠。对此,其父亲已向新山市政局投诉,听说其他邻居也作出投诉。不过,他们未曾就此事与事主交流。

“该印裔妇女很少出门,感觉对方有点精神问题。”

他说,他周三傍晚曾看到疑似相关民间组织到该处逗留,但不清楚情况。

Master Gou Gou:非故意擅闯民居

光华日报记者联系Master Gou Gou获得回应,他们並非故意擅闯民居,当时在进入屋内前有尝试呼喊,但是没有人回应。

他们由于听见狗的哀嚎声,看见情况非常糟糕的狗儿,才提起勇气进去一探究竟。

- Advertisement -

Master Gou Gou说,如果当时他们没有进去,就不会发现这么真实的惨况。

目前Master Gou Gou已联络各有关部门,但仍然还没有确切答复。目前钟少云和林益磐正在处理这件个案。

邱思祥国会议员也刚刚联系Master Gou Gou,他们会见面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