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999亚洲城手机版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一下飞机,马袖强即到部门熟悉环境。
一下飞机,马袖强即到部门熟悉环境。

“民政回家,任重道远”。加入新部门三天后,就遇上开斋节长假,但新任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拿督斯里马袖强仍马不停蹄的阅读部门资料,希望能够尽快上手。

他给自己三个星期的时间熟悉原产业部的工作,并希望在加入这个部门后,能够提高棕油的出产量,同时发展国内下游行业。

他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说出自己接管新部门的感想。阔别13年,种植与原产业部门再次回到民政党主席手上,对马袖强而言,他的责任更加重大。

这是因为前党主席已故敦林敬益医生曾担任种植与原产业部长长达19年,在林敬益时代,他带队到美国与美国大豆油竞争,最终让我国的棕油业出口量在世界排行第一,而敦林也得了“原产业之父”之名。

马袖强重新接手种植与原产业部门,可谓任重道远,为了提高棕油出产量,他上任首要任务就是与印尼进行最后协商,以完成成立棕油出产国理事会的工作。

- Advertisement -

他披露,印尼的相关部长将在本月29日来马与他会面,以完成设立棕油出产国理事会最后阶段的协商。

马袖强向来秉持“解决取代破坏”的理念处理事务,对他而言,该理事会的成立也符合了这个条件,让棕油出产国团结一致,而不是互相竞争。

“马来西亚与印尼在世界的棕油出产上占了85%,而马来西亚占据当中的33%,印尼则是52%。我们先结合这两个最大出产国,之后再把其他出产国拉进来。”

他说,在印尼和马来西亚成立了该理事会后,之后将吸纳更多棕油出产国加入,结合各国力量,共同解决棕油问题。

改组当天 人在北京

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内阁改组,让民政党“重回老家”,马袖强坦言:“我事前完全不知道!”

他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娓娓道出他在内阁改组当天的情况,原来他人在北京与偶像同台演讲,让他非常紧张。

他说,本身当天在北京参加世界经济大会,并与自己的偶像,即电器大王海尔集团主席张瑞敏同台演讲,他当时已经非常紧张,同时又收到很多的简讯告知他换了部门。

“同一时间发生太多事情。”

“其实受委为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我事前根本不知情,首相纳吉不会在内阁讨论此事,否则会有太多声音,所以,都是他自己做决定的。”

对于纳吉将原产业部交到他手上,对他所寄予的期望,马袖强说,这是一个对于国家经济非常重要的部门,纳吉希望他能够让原产业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

中国进口大马棕油跌16%

马袖强指出,中国曾经是我国棕油最大的进口国,但去年我国进口中国的棕油量下跌了16%,这除了是中国经济放缓所致,也是因为中国提高了大豆油的进口量。

我国棕油目前面对许多的挑战,包括欧美国家破坏棕油的名声,指棕油对健康不好,生产过程的卫生也受到质疑,除了中国减少进口我国棕油,法国也会在6个月后,决定是否要向我国的棕油征税等等。

他说,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将会与各国进行协商,以便能够重振我国的棕油出产量。

马袖强首先会到中国进行交流,带着我国棕油领域的专家,到中国进行讲解,让中国知道我国棕油的好处等等。

另一方面,他也会与法国交流,希望法国不会向棕油征税,担心一旦实施,会影响到其他欧盟国家也向棕油征税。

他也提到,我国的橡胶行业有95%是小园主,而油棕业有40%是小园主,因此,除了提高出产量,部门也会设法以其他的方式协助小园主。

他说,除了让小园主更了解政府在该领域所提供的奖掖,他也希望能够让申请相关准证的程序更透明化。

林冠英被控 民政没好处

民政党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表示,槟州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控贪污,对民政党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他说,实际上在砂拉越州选、大港及江沙补选后,民政党的士气已经回升,而槟城人民对民政也有了正面反应。

奈何,在林冠英被控后,人民又开始对民政产生不好的印象,但这些都是他们控制之外的。

“林冠英说,这是政治迫害,是阴谋,但是他被控,在政治上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没有嘛!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去插手叫反贪会不要提控林冠英。”

他说,虽然林冠英被控对民政党没有好处,但是提控林冠英是反贪会及相关执法单位的权力,民政党不会去插手。

因此,他认为,有指这是民政党对林冠英的迫害,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重新振作盼大选获佳绩

“不管怎样,民政会重新振作,希望在下届大选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对于下一届大选的成绩,马袖强认为,要是明天就举行大选,巫统和行动党还会是最大赢家。

但他认为,行动党在上一届大选的胜利已经去到最高点,若反对党要入主布城,就必须靠伊斯兰党的议席。

无论如何,马袖强希望,民政党在下届大选可以取得比上一届大选更好的成绩,至少在槟城可以有零的突破。

他说,任何议会都需要有反对党的监督,人民必须让民政党有机会进到州议会,对州政府进行监督。

“行动党在砂州选举时说,不要给国阵一党独大,要给反对党更多的机会。但他们在槟城却要让民政党零议席。”

马袖强指出,虽然他们目前只有两个国席,但是他们都积极处理国家所面对的问题,包括公民权、伊斯兰刑事法等。

他说,有人批评他们的做法是把国阵政府的问题暴露出来,但对他而言,有问题就应该要去面对进而解决,而不是将之隐藏起来。

“我们面对问题,讨论之后,拟出一个解决方案、一个系统,协助政府解决问题,就如公民权,那些老人家独立前就在我国了,所以可以帮他们透过系统申请。”

他坦言,许多年轻人及小孩因为父母的国籍而无法获得公民权,这是因为存在太多需要注意到的事项,所以不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

反对伊刑法并非不尊重

对于民政党一直反对的伊斯兰刑事法,马袖强强调,他们是站在法律的角度来反对此事,并没有侮辱及不尊重伊斯兰教。

他坚持,一个国家绝对不可以有两个法律,因此,即使处理伊刑法课题的党员及领袖都曾接获恐吓电话,但他们不会放弃。

“我们绝对是尊重伊斯兰教的,完全没有羞辱伊斯兰。”

- Advertisement -

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已经在上一季国会提呈伊斯兰刑事法私人法案,并获得巫统部长动议辩论,但最终被哈迪阿旺本身要求撤回。

马袖强认为,虽然上一季国会差点要进行辩论,但民政不会放弃,在下季国会必定会继续捍卫他们的立场。

“距离10月的国会,我们还是有时间准备的。”